借道江淮大众西雅特不是再度入华而是要把中国当作第二故乡

2018-12-12 20:30

借道江淮大众西雅特不是再度入华而是要把中国当作第二故乡



  在江淮汽车、大众汽车集团(中国)以及西雅特,三方在西班牙马德里签署谅解备忘录以来。作为新能源二次合资潮中的弄潮儿,江淮大众再次受到汽车媒体圈密集的关注,这意味着江淮与大众的合资朝着实质性的阶段向前迈进

  在江淮汽车、大众汽车集团(中国)以及西雅特,三方在西班牙马德里签署谅解备忘录以来。作为新能源二次合资潮中的弄潮儿,江淮大众再次受到汽车媒体圈密集的关注,这意味着江淮与大众的合资朝着实质性的阶段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与此同时,12月10日江淮大众技术中心项目将在合肥正式奠基。

  关于此前推什么品牌的问题,这一次有了明确的时间表——江淮大众将于 2021 年前引进西雅特品牌,联合开发西雅特电动车型。

  纵观目前大众汽车集团现有主流乘用车品牌中,最后一个尚未圆梦中国的品牌也已经正式入华国产,对于在华销量占比已经接近40%的大众汽车集团来说,西雅特的国产意味着集团已经全力押注中国市场。

  西雅特,在如今的中国马路上极少能见,但是对于业内人士来说,并非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品牌,无论是一汽-大众当年投产的都市高尔夫以及奇瑞早年购买西雅特生产线推出的风云轿车,还是与南汽合作推出的英格尔,亦或是2012年以整车进口方式正式入华销售。西雅特几番入华,结果均是铩羽而归。对于普通国人来说,西雅特仍然是一个陌生的品牌,品牌认知和品牌资产相当薄弱。

  中国有句老话叫“事不过三”,而在西班牙语中也有句成语“Al ánimo constante ninguna dificultad le embaraza.”(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西雅特此番再度入华困难重重,目前中国车市留给新品牌的生存空间越来越渺茫,但是“困难与希望同在,挑战与机遇并存”,问题是心态和准备是否到位了。

  客观地讲,江淮与大众的携手,直接跳过了整车品牌国产代工合资1.0和本土研发的合资2.0阶段,直接步入了合资3.0时代,这是双方精诚合作的开始,在新的环境与条件下,需要大胆畅想、小心求证,寻求合作的契机。

  如果以一汽-大众奥迪30年的发展轨迹来看,前30年的成功,离不开“全价值链本土化”的先行,而面对新30年,在中国全面开放的新格局与新时代,“全价值链共创”将是必然之路。

  而对于江淮大众而言,在11月28日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中,明确提出根据协议,合作方将基于各自的技术实力和产品储备,共同开发一款面向全球市场的电动汽车平台,用于生产江淮大众车型。这预示着意味着江淮大众的立足点不是“在中国为中国”而是“在中国为世界”。

  此外协议中关于“江淮大众将于2021年前引进西雅特品牌,并共同进行电动化开发。江淮大众研发中心将于2018年底前开工建设,该研发中心将关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核心领域以及其他以未来为导向的战略”的内容。进一步明确了江淮大众合作的目标就是西雅特。

  江淮大众的合作是否成功的评判标准,应该并不单是西雅特此番入华能否告捷,而是借助江淮的优势以及合资公司的平台,能否让西雅特的全球复兴利用好中国机遇?

  客观地讲,西雅特的发展路径与大众汽车集团的战略转型密不可分。作为大众的小弟,此番入华,自带流量极其有限,可以打的手牌并不多。

  从其销量和盈利来看,2016年实现销量40.9万辆,同比增长2.2%,2017年销量增长15%,达到47万辆;从营业利润上看,2016年为1,530亿欧元,2017年同比增长24.8%,达到1,910亿欧元,销售收入则同比增长11.2%,达99亿欧元。尽管西雅特在近两年一直保持上升的发展态势,但是基数仍然很低,基础依然十分薄弱。

  在“排放门”危机事件以来,尽管从集团层面发布了雄心勃勃的“2025战略规划”,去年九月中旬,大众汽车集团又发布了“Roadmap E”电动化战略,计划到2025年,实现年产电动汽车300万辆并推出80款全新电动车型。

  大众汽车集团旗下,大众、奥迪等品牌依靠在中国市场所建的强大本土化优势,转型已经颇有成效,而回头来看,西雅特在转型的路上依然迈不开腿,虽然早几年曾推出过新能源原型车,但是目前尚未有量产计划。

  如今西雅特再度入华,以中国市场接近3000万辆的体量规模来看,即便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百分之一的市占率,对于西雅特品牌来说有可能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因而中国市场对于西雅特的复兴战略而言,意义非同小可。

  但是从合资公司成立伊始,就提出要依靠合作方的力量,共同打造一款面向全球市场的电动汽车平台,用于生产合资公司旗下车型,预示着江淮大众合资的高起点。而西雅特此番入华,此前按照相关协议,西雅特品牌的燃油车已经由一汽-大众生产,换标为一汽-大众第三品牌,在定位上或比肩上汽大众斯柯达,这与江淮大众专注于新能源车的定位是相吻合的,同时这也意味着江淮大众必须走一条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路子。西雅特没有现成的新能源车,江淮大众也没有成熟的样本可供参考,未来江淮大众的研发中心作为西雅特全球研发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核心领域以及其他未来科技方面进行重点布局,这与上汽通用泛亚技术中心的定位时间上应该差不多,立足中国、放眼世界。

  所以西雅特品牌复兴的关键并不仅仅在于能在中国市场完成多少销量,而是能否搭乘“新四化”的中国快车,西雅特能否抓住中国机遇,当然,这几乎是再造一个西雅特的水平,中国能否赢得再造之功,说到底,还是中国能否成为西雅特的第二故乡。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异乡要在几年内混成“第二故乡”,对于时下的“外漂族”来说,这个环境适应的难度加上个人的能力的要求,都是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