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2018-12-06 09:01

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24日下午5点左右,我们跟着学校的大巴向山下撤离,那时候看到校园西边的天空有些泛红,空气中也能闻到烧焦的味道。”以色列海法大学研一学生、该校中国学联主席王示威11月29日向澎湃新闻()回忆起当天因火灾撤离时的场景。

  24日是西方传统的感恩节,当天没有课程的王示威在宿舍等待着晚上学校组织的感恩节大餐,突然得知因大火要撤离的消息。“我最开始是在24日上午从以色列室友那里知道发生了火灾的,中午11点左右学校宿舍内的应急广播第一次通报了火灾情况。说实话当时我们在宿舍区,并没有看到明显的火情,所以也没有认为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海法本地的学生有些在收拾行李回家或离开海法,他们的反应比较激烈一些。”

  “那天中午,我正在教学楼里课间休息,突然隔壁教室里的学生都跑了出来。”贾兴龙向澎湃新闻回忆称,他和同学向一名女生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对方说“现在就走,离开海法市”。

  “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难道又一次中东战争爆发了吗?心中确实没有底。”贾兴龙说,“我们回到教室问老师,老师一开始说没有接到通知,接着她又看了下电话,直接就告诉我们确实是要撤离。”

  下午3点左右,海法大学发布了第三条广播通知并发送电子邮件,通知学生打包好各自必须的随身物品,做好撤离准备。此时,已有大量救灾飞机在海法市的上空不停盘旋。

  11月22日起,以色列耶路撒冷附近及该国西北部和中部多处地区发生山林大火,火势不断蔓延。2天后,大火蔓延至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Haifa)。海法市依卡梅尔山而建,当地时间24日上午,卡梅尔山林的火势一度失控。到了中午,以色列消防和救灾局宣布海法进入紧急状态,紧急疏散了8万名居民。

  因为火灾,海法市共有165人因烧伤或吸入浓烟而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住宅和办公场所大面积受损,海法大学的教学楼也多处过火,不少教授的车辆被烧毁,草坪一片焦黑。海法市成为了此次以色列大火中,受灾情况最为严峻的城市。

  “(24日)下午3点左右,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主动通过微信找到了我,非常关心我们的情况,并一直和我保持联系询问我们学校安排撤离的情况。”随后,身为学联主席的王示威通过微信和电线名中国留学生,“当时有几名同学不在海法,在校的共有20人左右,我们平时关系都比较密切,所以紧急情况下可以快速地通知到每个人。”

  当日下午5点左右,王示威在确认了所有在校中国学生都已登上了海法大学安排的大巴后,最后一个上了车开始往山下校方安排的临时安置点撤离。与此同时, 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正兵分两路赶往海法。

  在海法另一所高校——海法理工学院的一百多名中国留学生中,有近四五十位是赴以仅数月的大一新生。其中,有学生看到同校的本地学生纷纷回家,情急之下拨打了中国外交领保热线询问情况。

  当大使馆工作人员赶到海法理工学院时,该校学联主席谢月明已组织所有中国学生在学校提供的一处地势较低的土木建筑楼内集合。两位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并安慰学生后,通过一家华人旅行社安排了3辆大巴车,将该校所有138名中国学生(包括2名中国香港学生和1名中国台湾学生)撤离到相对安全的以色列首都、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安置。

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的临时安置点并不具备可供洗漱和住宿的条件。当晚,学校给每位同学分发了一个体育活动用的垫子,没有被子或睡袋。 贾兴龙 图

  当晚6点多,海法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和该校其他国际学生一道抵达学校安排的临时安置点——一个附近村庄的文化活动中心,然而这个类似剧院的场所并不具备可供洗漱和住宿的场所。“虽然学校按原定计划为我们准备了感恩节晚餐,但是晚上的睡觉(装备)学校只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体育活动用的垫子。”王示威表示,中国驻以使馆了解这一情况后决定再租用一辆大巴,将所有中国学生接到特拉维夫。

  “听一个朋友说,有一位美国同学听说我们要撤到特拉维夫住酒店之后,立马表示‘我想成为一个中国人’。”王示威感叹道。

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了解情况后决定再租用一辆大巴,将海法大学的20名中国学生也接到特拉维夫。 王示威 图

  当晚9点多,在海法进入紧急情况后仅半天内,4辆大巴载着海法两所高校共158名中国留学生抵达了远离灾区的特拉维夫,迎接他们的,还有使馆二十多名外交官带来的牛肉汉堡和饮用水。一天的奔波与不安之后,学生们很快在舒适的酒店中安顿了下来。

  25日中午,考虑到留学生们身在异国想念家乡的美食,同时也考虑到在宾馆用餐的昂贵费用,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的一名厨师忙活了一宿,特地为安置在特拉维夫的学生们送上一顿热气腾腾的家乡饭。

  然而,海法大学的中国学生们则没能享受到这份口福。由于海法大学24日为国际学生安排的临时安置点不具备居住条件,该校又联系了附近的威兹曼科学院宿舍,将来自其他国家的国际学生全部撤往了威兹曼科学院,同时也要求已经由使馆安置在特拉维夫的中国学生也前往威兹曼科学院以便集中管理。

  由于当日(周五)是以色列的安息日,太阳落山后威兹曼科学院将无法进行接待工作,因而海法大学要求中国留学生们在下午一点前赶到威兹曼科学院汇合,以便校方尽早完成安排食宿等工作。

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好在,错过了家乡美食的海法大学中国留学生们并没有失落太久,中国使馆又联系到了在威兹曼科学院的中国学生组织接待。当晚,20名学生分为两拨在两名威兹曼科学院中国学生的家中解决了晚饭。王示威介绍称,他所在的那一组,大家一起包了饺子蒸了包子,热气腾腾地,也算是弥补了中午未能吃上大使馆提供的美食的遗憾。到了26日,以色列各处火势已基本处于控制之下,警报也陆续解除,中国使馆将安置在特拉维夫的海法理工学院学生安全送回了学校。当天晚上11点多,海法大学也安排了两辆大巴将滞留在威兹曼科学院的所有国际学生接回学校,同时还给每位学生补贴了300谢克尔(约530元人民币)。

  25日上午,在特拉维夫酒店内享受着自助早餐的贾兴龙发布了一条朋友圈信息,感恩中国驻以使馆的援助行动。其中一句“入住五星级酒店,包吃包住”在走红网络的同时,也引发部分网友对使馆安置住宿标准的质疑:把留学生安置在“五星级酒店”内,会不会太“壕”了?有网友评论说:“入住五星级酒店,我个人觉得还是蛮奢侈的!”

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酒店的环境,我觉得实在是很一般,就是北京的如家小套间标准,连拖鞋都没有,洗完澡都是光着脚出来的。”贾兴龙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解释道,“(我在)朋友圈之所以没有吐槽不好的地方,主要还是因为朋友圈里有爸妈和那些关心我们的人。所以宁可夸大一点说,也不会说自己过得不好。”

  澎湃新闻记者在两家知名全球酒店预订平台上查询发现,这家名为“卡夫马加比厄酒店及套房”(Kfar Maccabiah Hotel & Suites)的酒店并未标注星级,且距离特拉维夫市中心有一定的距离。

  在其中一家预订平台页面中列出的“一定要来住这里”的五大理由中,“价格优惠”一项赫然位于首位。在对比这两家预订平台上数家标有星级的特拉维夫酒店后,记者发现,中国留学生此次入住的酒店的预定价格,介于当地三星级与四星级酒店之间,距离“五星级”相差甚远。

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据使馆的老师介绍,这是当时能够找到一下子接纳一百多人的唯一最便宜的酒店。”以色列海法大学博士生王晋向澎湃新闻表示,酒店给出的每间房每晚的优惠价格是100美元,学生们还大多是三个人住一间。

  王示威也表示,在特拉维夫入住的酒店“应该类似于国内的中档酒店,个人感觉比快捷连锁酒店要好一些,但也不是很高级的那种。”“每个房间有两张床,还有一个沙发,我们当时都争着想睡那个沙发呢。”王示威笑言。

连线丨留学生还原中国驻以使馆救援:不希望使馆做好事反被骂

  中国学生入住的酒店房间。有两张单人床和一张沙发,每间住3人。 贾兴龙 图

  现在,这条引发争议的朋友圈状态已被贾兴龙删除,他本人也在朋友圈、微博上也多次做了澄清。“不希望使馆做了好事反而被骂,这不公平。”贾兴龙说道。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